谢伊,我是你的情敌查尔斯李

=鸡丝
自闭咸鱼,现在基本只画oc了
很咸,很社恐。
没有舟打我要死了。

企划
☻异能者
Kith.
David.
西格恩.
Laufey(Suffield).
五号(First Davis).

鱼。









(๑˃̥̩̥̥̥̥̆ಐ˂̩̩̥̥̩̥̆৭)



赌博一时爽,还债火葬场

我错了,下次还敢(草)

谢谢骰娘卖我


【痒痒鼠】大岳丸封了?

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鸽子永不为奴:

在小叔叔过世的日子里,让我们磕糖为乐,抱团取暖,另外一说,本阴阳寮世界观改为狗子川,茨酒,邻居家的大岳丸与未出现的sp荒川……


ready


正文


平安京变天了,到处人心惶惶。


我担忧地看看四周,一个萌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拽住路过的大佬:“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剧情里大岳丸是要入侵荒川的,我不知道式神大岳丸本身就如狼似虎。我大清早起来带着我的离吞吞去打海国活动,我给了荒川几个白蛋,让他在结界里等着我回来。荒川是很听话的,我的话他句句都听,他在结界里,我就去打海国了,打了些零零碎碎的奖励。我回来,唤荒川,没有应,我进结界看,白达摩碎了一地,已经不见我的獭了…我出门去寻,四处问了都没有,神龛也找了,怕被莫名其妙返魂,但是还是没有,我急了,央大佬帮忙去找,大佬们一看就说遭了,怕是遭了大岳丸了…”


那萌新说着,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嘴里还断断续续哭喊着:“我的獭啊,我那么大一个的獭獭啊!”


大佬们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几个路过的阴阳师碎碎念着“怎么又出事了啊”“怪怕人的,赶紧回家把荒川锁好啊”之类的,匆匆就走了。


我心惊肉跳,一方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另一方面又担心着自己家的獭獭。


不知所措之下,我敲响了阴阳寮的大门。大佬们正在喝酒,研究着七夕的纸鹤,我进门,表情严肃地坐在大佬身边:“大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四下忽然安静,大佬们长吸一口气,一个大佬拍着我的肩:“你喜欢荒川,我们是知道的……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千万别害怕……”


“您说。”我紧张地冒汗。


“大岳丸们,疯了。”


“……”


“……”


“……封了?阎魔干的还是孟婆干的?”


“疯了啊!大岳丸啊!”大佬激动地站了起来,“就是那个被胧车打得妈都不认识,都上了热搜的那个大岳丸啊!他疯了啊!满平安京抓荒川之主啊!”


“他……怎么就疯了?不是说入侵平安京吗?”


“你也看到的,大岳丸昨天带着他那鬼船入侵了荒川,然后为了保护荒川的妖怪,荒川之主就……”


“好的大佬,这段剧情我已经知道了,跳过吧。”


大佬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然后大岳丸本来其实就不太愿意斩杀旧日好友,结果今天早上平安京公告上说着出了一个荒川之主的灵魂体形态,彻底就把这孩子整魔怔了!到处去抓活着的荒川之主,一定要证明自己没有杀獭,早上我家那个我加了三层锁才敢出门的,吓死人了。”大佬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严肃地看着我,“你有没有大岳丸?”


“我没有,大佬!”


大佬松了一口气:“那你家荒川之主还安全点,看起来当个咸鱼非酋居然还有点好处。”


“……”


“总之看紧了荒川之主,现在平安京的大岳丸们都疯了,拦都拦不住。”大佬再三告诫。


忽然,我的信息栏响了起来,我一看就看到了童男圆鼓鼓的娃娃脸:“晴明大人,不好了啊,我们庭院里发现了一只野生的大岳丸啊!”


“什么!”我大喊一声,转头狂奔起来,“遭了,这是遭了大岳丸了!”


庭院里一派祥和,威风吹过房檐上的风铃,池塘水里椒图半合上贝壳正在安睡,着实不像是平安京第一莽来过的样子。


心心念念的獭獭懒洋洋地坐在走廊上,手里的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风,半开的领口是一片旖旎风光,看到我来之后,他半侧过脸,随意地点点头算作打了招呼:“汝来了?”


我眼泪在眼眶子里转,一把扑过去蹭在他胸口:“呜呜呜呜呜,不要死,不要吓人好不好!”


“好啦好啦…”他敲敲我的额头,“说了多少次吾没有死,阴阳师平安京,每个庭院就是一方结界,只要身为结界主人的汝不杀我,我自然能一直在结界里生活。至于外界如何,身为汝式神的吾也懒得理会。”


“嗯嗯。”我把鼻涕擦了擦,“不理会,不理会。”


荒川之主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衣服上的鼻涕,转头看着我:“汝突然跑回来做甚?”


我刚才想起自己本来的事情:“对了,童男说庭院里遭了大岳丸了!”


“哦,他啊……”荒川叹了一口气,指了指旁边的房间,“茨木看着呢。”


“?”


我胆战心惊地打开门,就看见茨林在和两星小奶吞玩拍手游戏,茨木有时候羡慕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脸泄愤一样拍气球一般拍拍被捆成麻球的两星大岳丸。


——好像,不是很聪明的亚子……


“晴明,吾友呢?”茨木一看我回来,有点愤愤不平地抱怨起来,“那个荒川之死的活动结束没有!”


茨木踩雷能力真的是一绝,话音未落小小的大岳丸就奋力挣扎起来:“他没死!他没死!我没有杀了他!他就坐在外面!”


我看他可怜得紧,走过去绕过扎手的角,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是哪家的大岳丸?”


“要你寡!”


我在他脑袋上用力拍了一下:“你来我的阴阳寮是来找荒川的?”


“对!我的友人他没有死!我要向所有人证明这一点!”小大岳丸信誓旦旦。


“可是我想,他已经是死了吧……谁说死了,就必须倒下……”玉藻前躺在地上捧读着卷轴。


两星大岳丸一下就哭了出来,我手忙脚乱地哄了半天才哄得好了一些,这倒霉孩子又哭到打嗝,在那里已嗝一嗝地犯委屈。


背后传来脚步声,我闻到空气里有一点水泽潮湿的气息 接着是一声叹息,大岳丸被抱着坐在荒川之主的腿上:“汝堂堂海国少主,怎么还撒泼起来了?吾可不记得昔日对手是这般无聊的家伙。”


“因为被利用了……”大岳丸把头贴在荒川胸口,静静得了流眼泪,“难道你不会不敢信吗?这样被利用,被欺骗……不会吗?我是海国少主,我不是是非不分的恶人。我不会被欺侮成这样,这到底算什么?接着我的手把你杀掉,然后告诉我,我不是恶人?我受不了,我不想被这样控制……”


荒川一声叹息:“那么……在汝眼里,现在的吾又是否是活着的。”


大岳丸抬头,仔细摸了摸荒川浅蓝色的皮肤,荒川也低下头,任由他一寸一寸抚摸过脸上的皮肤。


“活着……”


“那么,一个无聊的商人的剧本”荒川指向我,“或者是这个虽然弱鸡懒惰非酋,但是真切爱着我的阴阳师,在你眼里,哪个才是真的?”


大岳丸眼睛亮了起来,荒川轻轻握住他的手:“告诉吾,哪个才是真的?”


“阴阳师,最后你能解释一下——”大天狗指着荒川之主和瘫在他胸口睡得冒口水泡的大岳丸,“我日防夜防,把你所有抽到的大岳丸丢回卡池里,你现在这是个搞什么?”


“那是邻居家的大岳……等等!丢回卡池是什么操作,你先给我解释下!”


“解释什么!还有什么解释的!羽刃风暴!”


“你不要靠近我啊!”


后续:


邻居欧皇大佬过来道歉,并对自己家大岳丸把我打成三级残废表示深深歉意。


我颤抖着拿下一根鸟羽,表示,小场面,习惯了。

p1……猜猜谁是男的谁是女的呢x




之后就是燎原之战后续的摸鱼。


医疗部要掀桌而起了!!


全是Kith和David的互动_(:з)∠

擦边选手终于选择夹带表情包倔强凑10倔强擦边了(草

我小叮当今天就要擦边到底(呸)

我就不信我这种小透明瑟瑟发抖柔弱画技还能给我和谐了

和谐我上吊(bushi

合志没放上去的图,现在发一下好了(x


本来打算做吧唧或者钥匙扣的,如果有想要的我可以康康能不能做(?

异能者企划

所有部分全部摸完了!从前因到后果,补上了前张五号vs瑞安部分的完整版本(๐॔˃̶ᗜ˂̶๐॓) 

战斗部分

军方-第五暗桄/五号 vs 自由者-瑞安·克里克/野兽

军方-第五暗桄/五号 vs 自由者-David


瑞安·克里克:五米全知(综合评级:B+)

五号:透明利刃(综合评级:S+)

David:触摸为媒介分子级别操纵,状态改变(综合评级: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问!!Kith的锅!!


自由者战斗司Kith!不仅给自己起代号叫老公!还仗着生化人缺乏生活社交常识瞎鸡巴半骗半强迫别人女装!!天理难容道德沦丧!


来人!打呀!!(你滚那)